首页 > 新闻 > 社会 >

3岁奥特曼男孩之死——嫌犯为同村远亲 杀人原因成谜

发布时间:2022-12-06 11:49:59来源:网络转载

↑被找到的奥特曼拖鞋和剑炳

红星新闻记者丨王语琤 陈卿媛 实习生 马晓彤

编辑丨余冬梅 李晨

从广东带着妻儿回到云南普洱老家,自先生一杯茶还没有喝完,就发现3岁的儿子不见了。随即,自先生一家、村民、警察及其它村的村民,纷纷出动寻找。“成成!”自先生呼唤孩子的声音从焦急到撕心裂肺。

7月28日下午2点半,自先生永远记得成成消失的时间。当天晚上9点,儿子消失前穿的那双奥特曼拖鞋,还有他给成成买的奥特曼宝剑——只剩剑柄,被人在陡峭的山地上找到。22天后,自先生在警察局听到了儿子的下落——他的大部分遗骸在离村庄很远的一条小溪边被人发现,他们还在附近找到了宝剑的剑身。

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——同村的56岁钟某连、也是成成的二奶奶。寻找儿子的那几天,钟某连很积极。当时,自先生的妻子梁女士和钟某连打过好几次照面。

目前,钟某连已被警方带走。夫妻两人至今也不知道,钟某连作为无仇无怨的亲戚,出于何种动机作案杀人。

消失的“奥特曼男孩”

自先生是普洱景东人,在广东成了家,育有一双儿女,小儿子乳名成成。他们每年回景东老家一两次,这是儿子出生后第二次和父母一起回老家。7月28日是他们回家的第3天。那天中午,一家人吃完午饭后,梁女士洗完衣服就去午睡了,而自先生带着儿子和亲戚家的小孩出门逛街。

在街上,成成相中了一把“奥特曼宝剑”,抓起来就不愿放手。和许多孩子一样,成成爱看奥特曼动画片,梦想是长大当警察。在他眼里,奥特曼和警察一样,能保护好人抓坏人。成成脚上穿的拖鞋也是奥特曼的款式,那是前几天和妈妈、姐姐一起逛街时买的,码数大了些,但他很喜欢,一有机会就要穿。

玩具宝剑不贵,10元左右。剑身上有个转盘,成成拿在手上一直转。宝剑装上电池还会有其它功能,但自先生当时没买电池,儿子有了这把宝剑,已经开心得不得了。

回村后,自先生带着儿子和女儿来到他的发小家。自先生和发小在屋里喝茶、聊天,10岁的姐姐带着成成在屋外的空地里和一些小朋友玩耍。自先生还时不时望向窗外,孩子们间或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

成成穿着蓝色奥特曼拖鞋,跑起来啪嗒啪嗒地响。姐姐和孩子们在捉迷藏,成成年纪太小,就站在一旁看。自先生想,家家户户都相识,附近连脾气凶的狗都没有,应该很安全。

↑成成失踪前穿着蓝色奥特曼拖鞋在院子玩

可是,一杯茶还没喝完,自先生就觉得不对劲:没有看见儿子。他冲向空地大喊成成的名字,没有应声。他问女儿,女儿看了一圈说弟弟不在,随后四处寻找。

自先生连忙给妻子和母亲打电话,告知儿子不见了,并在村子里四处寻找、呼喊。刚开始,母亲和妻子猜测成成是否跑到别处去玩了,安慰自先生不用太担心。可是,当他们绕着全村喊了一遍,哪里都没有成成的踪影时,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随即,越来越多的亲戚和村民参与到寻找中,他们走进猪圈牛圈、甚至打开了一些老人提前准备好的空棺材,都没找到。

钟某连的家离成成失踪的院子不超过100米远。那天下午,梁女士和自先生的母亲也找到了钟某连的家门口。当时,钟某连正背着她6岁的孙子,站在门口的核桃树下。梁女士问钟某连,有没有见到成成?钟某连回答,她一直在家带孙子,没去过其它地方,也没看见任何陌生人或小孩过来。

钟某连的丈夫自某益是自先生父亲的兄弟,成成叫她二奶奶。前一天,梁女士带着儿子,在村子里遇到过钟某连。成成很有礼貌地叫她奶奶,钟某连像往常一样,脸上挂着笑容,热情地夸赞成成懂礼貌,聪明伶俐。出于对亲戚的信任,梁女士她们没有进屋搜寻。

夫妻俩说,这成了当天下午寻找成成的人们唯一没有进过的屋子。

↑红点为自先生发小家区域,绿点为成成消失的空地区域,蓝点为钟某连家区域

拖鞋和宝剑

随即,钟某连也加入到搜寻的队伍。梁女士记得,那天下午,钟某连带着她们走上了一条离家大约1公里远的土路。大约4点多,她们在路上一处泥地里看到了两个挨得很近的鞋印,形状和儿子的拖鞋相似。自先生觉得,鞋印是成成拖鞋留下的。

暮色降临,搜寻范围继续扩大,警察也来了。

当晚9点半左右,有人在山路上发现了成成的拖鞋。自先生看到,成成的两只蓝色奥特曼拖鞋沾满泥土,一只与另一只间隔约2米,附近还有那把奥特曼宝剑的剑柄。那里的路危险难走,一侧是陡峭的斜坡,另一侧有一条小溪流。

山路崎岖,城里长大的3岁小孩,穿着一双不合脚的拖鞋,怎么能跑到这里来?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。大家以发现鞋子的位置为中心,兵分几路开始寻找。有人沿着溪流查看,有人继续往山里走。自先生的父亲来了,用一个塑料袋把成成的拖鞋和剑柄带回家。

大约从凌晨1点钟开始,当地开始下大雨。路上,有人给自先生递了一顶帽子,但他顾不上戴。浑身湿透的自先生边走边呼唤成成的名字,声音听起来像是哀嚎。山里一片漆黑,没有线索,没有方向。自先生恨不得寻遍山里的每一个角落,但他不知道究竟该往哪里走。

“希望只是被拐走了。被拐走了也好,至少他还活着。”“如果当时为那把剑装上电池就好了。有电池,也许它会发出声响,在成成被拐走时引起别人的注意。说不定还有录音功能,录下坏人的声音……”自先生边找边默念着。

↑成成生前做奥特曼标志性动作

“永失我爱”

7月29号早晨,项力从山里出来回了趟家。好心的邻居煮了鸡蛋和糖水送过来,但他没有胃口,喝完糖水,只吃下半个鸡蛋。项力不甘心,回到发现拖鞋的地方又蹲了一会儿。起身继续寻找时,他看到副镇长带着更多的人进了山,心里有了一丝希望。这时,他才感到双脚隐隐作痛,低头一看,脚上还穿着凉鞋,出门太急忘了换,脚底磨出了血泡。血泡破了,血水不停地往外冒。

那天早晨,梁女士和亲戚们又去了一趟钟某连家附近。通过钟某连的兄弟家,她们进到了钟某连的院子里。钟某连给她们拿凳子、递饮料,随后又回到厨房门口,远远地站在那里,没和她们说话。

7月29号中午,自先生和村民们从山里出来。家人担心他熬不住,逼着他好好吃顿饭。堂姐给他夹了一个鸡腿,自先生看到鸡腿就崩溃了,转过身去无声地哭泣。“如果儿子还在的话,这个鸡腿一定是留给他的。”自先生想,儿子虽然年纪小,但很懂事。以前,大人夹给他鸡腿,他会把皮剥了,把肉往爸爸嘴里塞。

自先生走了太久山路,一站起来,双腿就会抖个不停,每走一步脚底都痛得厉害。从7月30号开始,好心的村民们劝夫妻俩在家等待消息。村里启用了失踪儿童搜救指挥部。警方带来参与搜救的警犬由几只增到了十多只。看到警犬,自先生心里的希望又多了一些。

8月5日,有村民从钟某连家的牛粪里挖出了可疑物品。当天下午,钟某连和自某益被警方带走。8月6日,警方初步推断,成成可能已经遇害。得知消息的梁女士身子瘫软,跌坐在地上……

8月20日,警方告诉夫妻俩,19号下午,成成的大部分遗骸被村民在远离村庄的深山里发现,不远处还有那把奥特曼宝剑的剩余部分。警方把拼凑好的宝剑照片拿给自先生辨认。他确认那把剑就是自己买给成成的。他们曾找遍小镇上的店铺,搜遍网络,再也没找到过同款的剑。8月的普洱正值雨季,那些天暴雨连连,自先生推测,孩子的遗骸被掩埋后,经暴雨冲刷,才显露了出来。

↑红点为成成消失的村落区域,黄点为拖鞋和剑柄发现区域,蓝点为遗骸发现区域

成成被发现时的样子,警察没有给他看,他也不想看。遗体至今仍在法医那里鉴定。他希望,留在自己回忆中的永远是孩子最可爱的模样,在阳光下骑着蓝色的、贴满奥特曼贴纸的小自行车。每当下班回家,成成都会拍着车库的窗子,叫“爸爸、爸爸”。

自先生的父亲一直在照顾成成,得知嫌犯是堂兄弟的妻子,他的耳朵背了,整天恍恍惚惚。

之后,自先生和家人回到广东的家里。有朋友为了让他们心里好受一些,带走了成成的所有物品。他们每天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昼夜颠倒。以前,自先生一个人睡一间卧室,妻子和孩子们睡在另一个房间里。没了成成,自先生害怕孤独,就在妻子和女儿的卧室里打个地铺,每天到凌晨4点左右才能睡着。睡着后,他会梦见成成哭着对他说,“我没有爸爸妈妈好长时间。”

梁女士总会在夜里惊醒,醒来后再也睡不着,想成成,想很多的“如果”——如果那天没有睡午觉就好了;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好了;如果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换儿子的命就好了……

以前,梁女士每次回家推开门,儿子都会迎上来,说“妈妈,爱你多多!”如今,她出门时,不知情的邻居们会问她,怎么没看见成成?去哪了?她答不上来。原本她已经帮儿子交好了幼儿园的学费,现在只能取回来。

检察院已介入

7月28日,“成成被拐卖一案”在景东彝族自治县公安局立案侦查。8月6日,公安局将案件性质改为“涉嫌故意伤害案”。

↑景东彝族自治县公安局起初立案案由为拐卖

村民兰女士告诉记者,钟某连和自某益被警方带走后,他们的孙子被送去了孤儿院。钟某连的儿媳妇出狱回来后,就把孩子接回来继续上学。

9月5日,景东彝族自治县公安局把钟某连、自某益涉嫌故意伤害(致死)、包庇案,移送至景东彝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。目前,自某益已回到家中。

11月10日,景东彝族自治县公安局将“犯罪嫌疑人钟某连涉嫌故意杀人案”移送至景东彝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12月2日,景东彝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犯罪嫌疑人钟某连涉嫌故意杀人”案已于当日移送至普洱市人民检察院。钟某连已被逮捕,自某益未被批捕。案件仍在审讯、调查中。

↑景东彝族自治县公安局已将案件移送检察院

12月5日晚上,红星新闻致电景东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了解案情进展。不过,对方婉拒了采访。

如今,夫妇俩内心有很多疑惑,与自家无冤无仇的钟某连,为何要对幼小的成成动手?两家人此前并无任何纠纷瓜葛,偶尔碰见时也十分友好、礼貌。成成失踪后,她也曾表现出同情和关心的态度,询问搜救情况。她还当着梁女士的面抱怨,说这样大规模、长时间的搜索,扰民、费钱。

夫妇俩还想知道,成成是怎么遇害的,又是如何被带到远离村庄的深山里的?平日里看起来热情开朗的同村亲戚钟某连,为何竟会那么残忍?

这一连串的问题或许只有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才能一一知晓。

不过,他们还是很感激警方和全村人帮助他们搜寻。成成失踪时,正是村民经济来源之一烟草的采收期,烟草遇雨就会影响收成,但是绝大部分村民都不顾采收期,冒着大雨帮他们搜寻。自先生打算,等案件走到法院起诉阶段,他会提起民事赔偿部分会提到村民参与搜救的费用,若获得这部分赔偿将用于补偿村民。

“希望恶人有恶报。希望所有失联的孩子都能活着被找到。”自先生说。
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