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 > 国内 >

报复性放烟花后,“加特林”暴涨十倍,花炮之乡卖断货

发布时间:2023-01-23 21:54:45来源:网络转载

 

在“花炮之乡”浏阳,今年的烟花价格正在猛涨。

一款名叫“加特林”的网红烟花,价格从原来的20元一支,在浏阳已经上涨到60元,到了外地某些城市,甚至能卖到200元一支,直接涨了十倍。一家面临倒闭的烟花厂家,甚至因为卖“加特林”直接活了过来。

就连当地的烟花从业者,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,说“今年是从未见过的一年”。很多人或许不知道,全国近一半的烟花,都出自湖南浏阳。而在过去疫情三年里,湖南浏阳的烟花生产遭遇了多次停工、滞销的困境,在去年年底放开之前,很多厂家都对今年的烟花销量持悲观态度。

但现实却是,今年过年时的烟花生意“很疯狂”。当地一名烟花从业者说:“感觉烟花成了过年必备品一样,哪怕是一个人没钱,但是他还是会舍得去买烟花,(今年)就是有这种感觉。”经过了三年漫长的抗疫之后,人们渴望去放一场烟花。

所以,我们在春节前夕来到浏阳,用镜头捕捉了烟花带给这座城市的转机。我们也试图弄明白,烟花是如何支撑以及拯救一座城市。在名为烟花的化学奇迹消散之前,影像和文字会记住它。

对于浏阳人杨婷来说,硫磺的气味,是她感觉最亲切的气味。

烟花生产得越旺,放得越多,这个气味就越浓。今年,硫磺的气味格外显著。对这个拥有30万烟花行业从业者的小城来说,今年颇有一些特别。在往年,浏阳大大小小的烟花厂,仓库里一般都有存货。而今年,离过年还有十多天的时候,各家的烟花仓库几乎都卖空了。

浏阳供应了全国市场几乎一半的烟花。但今年,货已经供不上了。当地一名烟花销售说,“今年就像报复性消费一样,一个客户平时可能订的是200万元的烟花,但最近突然就又增加了订单,就连经销商自己也没有预料到,有时候会追加百分之二十、三十的订单,总价一下多出几十万。”

某种意义上,这也说明,烟花作为一种传承的文化,并没有那么轻易被人们放弃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▲放烟花是浏阳⼈的⽇常,村⼝⽥间,随处可⻅。

在浏阳,放烟花的传统就从未中断过。每年大年三十,杨婷全家人都会聚在一起看春晚。主持人零点倒数时,杨婷的父母会赶紧拿上一挂鞭,跑到家门外点火放炮。噼里啪啦声中,父母赶紧合上门跑回家,这就叫“关财门”。

到了大年初一,整座城市凌晨四五点就热闹起来,赶着去财神庙上头香的人们早早放鞭出门,杨婷家也要等开门后再放一挂鞭,这才算开了财门,在爆竹声中迎来崭新的一年。

杨婷从小听着点火后的砰啪声长大。如今她自己成了家,做了母亲,将这个仪式传承了下去。记忆中最鲜明的,是爸妈的衣服上都沾染着一股微微刺鼻的、像鸡蛋放臭了似的硫磺味。

一闻到硫磺味,愉悦的心情也随之而来,“我喜欢这个味道,因为已经习惯了”。谁家搬新家了、做喜酒了、办大寿了,都要在家门口的空地上放点烟花。行人路过,是空气中的硝烟与硫磺味先钻入鼻腔,然后才看见满地红纸屑。

杨婷曾和老公去江苏打工了几年,在外地久了,听着周围有人家放鞭炮,她也要凑过去看一眼,“那可能就是我们浏阳产的鞭炮”。

毕竟她生长在“花炮之乡”浏阳。据说在中国每点燃两根花炮,就有一根产自浏阳。烟花这种劳动密集型的手工产业,为本地人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。
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